>>语文高研班您现在的位置:扬州教科研 正文内容

约取•薄发(语文高研班第四次集中培训)

 

生命有缝隙,阳光才能透进来。

阅读,是生命的阳光。

这是高研班的第四季相聚。教科院外,金色的落叶,嫣红的鲜花,淡蓝的天空,以及空气中弥漫不散的烘焙甜香。三十多位学员,在教科院二楼教室,与洪、郜两位大家共同度过又一段阅读好时光。

来自杭州师范大学的洪治纲先生轻握茶杯,以“茅盾文学奖的设立与评奖”切入,发掘我国当代长篇小说发展的草灰蛇线,兼谈长篇小说写作的困境与茅盾文学奖评奖的局限。三小时光阴,洪先生如数家珍,娓娓道来。外面的天渐渐暗下去,我们的心渐渐亮起来。

复旦大学郜元宝教授为我们带来的是“显示灵魂的深者——鲁迅作品研读”。郜先生被誉为作家的异己,也是文人的导师。学生评价他:做人就做元宝这样的人,做学者就做元宝这样的学者。而作家王蒙更是给了他一句——好你个郜元宝!这次的讲座郜先生依然博闻强识,却少了些风趣。他温和平淡地谈着鲁迅作品的渐行渐远,谈着中学语文教材中鲁迅作品的日见其少,谈着当代读者与鲁迅作品之间的隔膜,谈着鲁迅内心深处的悲凉与绝望……可温和平淡的叙述最具力量,引得我们忍不住对鲁迅作品再读、再品、再思……

两位大家的讲座,为我们的生命透进越来越多的阳光。细数身在高研班的阅读光影,从望“王博士书单”生“河伯之叹”,到约取“论语”“孟子”“杜诗”“红楼”“顿河”…… 再到“茅盾奖”“鲁迅书”,我们沉浸浓郁,含英咀华,对阅读竟有说不出的亲近。

海子说,秋天千里之外,树叶安睡大地,果实沉落桶底。是的,秋天的田野上,有金色的稻谷,满树的红枫,潺潺流动的河水……这个丰盈深情的秋天,本期编委选取学员论文,薄发于后,且作一年来研修成果汇报。然感恩之心,岂一篇薄文能够表达!

想到关于米芾的一段故事:

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。上问本朝以书名数人。海岳各以其人对,曰:“蔡京不得笔,蔡卞得笔而少逸韵。蔡襄勒字,沈辽排字,黄庭坚描字,苏轼画字。”上复问:“卿书如何?”对曰:“臣书刷字。”  

米芾面对皇帝考较,臧否当世名家,兼及自己,是满满的自信与满满的从容。这是书法故事,亦可作为研修自省。不妨设想,当殚精竭虑促成美事的高研班缔造者问及“卿书如何”,我们每一位学员能否都有满满的自信与从容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邗江实验 张斌


【字体: